高收益幻象终破灭 鼎益丰确认兑付困难

推荐3个月前发布 AI工具箱
0 0 0

1月16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鼎益丰位于深圳市京基滨河时代的办公楼,众多投资人正追问公司:“什么时候兑付到期的理财产品,隋主席(鼎益丰实控人隋广义)和马总(马小秋,鼎益丰创始人之一)为何不出面解决问题?”

鼎益丰国际部一位李姓投资经理现场称,“马小秋前段时间因偷渡出国被抓,目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隋主席目前也无法出国,还在跟中东财团协商合作寻求资金兜底。希望大家静等消息,说句实在话,公司现在没钱了,无法兑付,大家要给公司处理问题的时间。”

受市场消息影响,鼎益丰控股(00612.HK)昨日大跌超30%,总市值14亿港元。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就已传出鼎益丰出现兑付危机。11月21日,深圳金融办点名鼎益丰并提示相关风险,称其以“禅意投资法”等吸引投资人认购鼎益丰关联主体的“原始股权”或“期权”,存在非法集资风险。目前,相关投资活动已出现“返利延期”“合同到期未退款”“难以兑付”等情况。

兑付危机袭来

在业内,鼎益丰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旗下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最高能达100%,但底层资产到底是什么,没人能说清。终于,畸高的收益率开始支撑不下去,去年8月起陆续有投资人拿不回到期的本息。

1月16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鼎益丰办公地点,要求兑付的投资人一波接一波,最后被公司内部员工带到茶室沟通。整个谈话过程没有激烈的争吵,也没有埋怨,投资人心平气和追问隋广义是不是遇到了困难,仍然相信隋广义一定能渡过这个难关,询问他能否出面解决兑付问题。

来到现场的投资人张高(化名)向记者表示,2022年10月8日购买了一笔200万的原始股权,承诺年化收益率是36%,本应在2023年10月到期兑付本息,出现了逾期。“当时投资经理告诉我们,将来这些原始股都会去香港、美国上市,鼎益丰集团在香港拥有几家上市公司,旗下还有其他文旅资产、新能源资产,这些都会打包上市,一旦上市我们就会实现财富积累。基于前面如期兑付积累的信任感,所以就追加了投资,我现在只想要本金,利息可以不要。”张高说。

证券时报记者现场了解到,几乎所有投资人认购合同约定的管辖法院都是香港法院。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逸聪律师向记者表示,“这个协议里面藏了很多不利条款,签署有风险,香港法院的诉讼成本会非常高,投资人想打官司难度很大。”

事实上,2023年8月份,就在鼎益丰出现兑付危机之时,鼎益丰内部投资经理依然还在疯狂兜售高额收益理财产品。比如半年封闭期产品:年化收益率18%,投资100万,半年到期一次性给付118万元。

最令人咂舌产品是认购原始股,1元/股,封闭期10年,每年按合同初始金额的1%分红一次,满5年退出按3.95元/股回收,总收益5年3倍(相当于年化60%),满10年退出按10.9元/股回收,总收益10年10倍(相当于年化100%)。例如投资100万,每年返1万,满5年退出,一次性返还395万,本金加总收益一共400万;10年期满退出,一次性返还1090万,本金加总收益一共1100万。

如今,鼎益丰高收益理财如梦幻泡影一般被刺破。张高称,“现在办公室人员稀少,我的投资经理都找不到人了。去年初来时全是人,生机勃勃的感觉,桌子上面堆满了文件,大家都忙碌着。怎么就爆雷了呢?”

债务超1300亿

“你们一直让我们静等消息,但总要有领导出面解释下,公司什么时候可以如期兑付,是否有明确的时间表。我们可以等,但不能一直等下去。”家住河南的王女士现场发问,她连夜赶到深圳想要回自己的本金。

被一群投资人围住的国际部李经理说,“公司目前确实没钱了,领导还在四处筹钱,而且不是马总(马小秋)不出面解决问题,是她上个月携款跑路偷渡美国被警方羁押,目前状态是取保候审,不方便出面。隋主席(隋广义)还在跟中东财团协商引入资金缓解燃眉之急,我跟你们一样着急,因为我自己也投资了200万进去。”

隋广义和马小秋是鼎益丰的核心人物,香港鼎益丰官网显示,集团成立于2011年1月,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为鼎益丰控股集团国际有限公司(曾用名:中国投资基金公司,下称“鼎益丰控股集团”),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英属)。截至去年二季度末,股东名单中有隋广义和马小秋等多个自然人,香港鼎益丰持股12.68%,隋广义持股22.26%,是大股东。

但去年年中就开始传出隋马二人不合的消息,马小秋与鼎益丰捆绑宣传的链接也被大量下架,疑似因其卷走投资款有关。根据鼎益丰控股集团公告,去年2月,马小秋已辞去所有职务(即非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董事会辖下之投资者关系委员会成员)。2023年11月5日,鼎益丰旗下公司元鼎集团在深圳宝安体育馆召开了“元鼎国际全球文创生活发布盛典”,依旧有大批隋广义的“信徒”来到现场,但视频中仅隋广义出席,未见到马小秋的身影。

对于这一传言,李经理表示,“马小秋卷款至少30亿元,资金已经转移到美国,深圳警方要求她把转移到海外的资金转回国内进行兜底兑付,如果不执行就要面临严峻的刑事责任,‘牢底坐穿’,这是警察的原话。”

但对于马小秋卷款事实以及金额大小,证券时报记者仅从在场的投资经理和投资人描述中得知,并未能从其他渠道交叉佐证这一事实。记者向深圳市经侦部门和深圳金融局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记者询问李经理目前公司资金缺口以及投资人数,他表示,根据公司内部电脑系统登记统计的投资人数大概是50万人左右,鼎益丰面临的债务大概是1320亿元。李经理还称,网上称公司要跑路是假的,是52楼、53楼的租约到期了,这边的物业不续租,到时候会搬走。

证券时报记者向京基滨河时代物业求证,对方以不知情为由婉拒采访。

现场,李经理不断安抚投资人,并表示,“给隋主席一点时间,领导不可能天天出面协商兑付方案,他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他也在内部会议上讲过,阿联酋迪拜的小王子愿意出300亿美元跟我们合作,但不可能把300亿美元直接打到我们账上进行分红,而是要和隋主席共同成立一家公司,资金共管。这300亿美元资金将会托管在亚洲XX银行,隋主席也马上要做亚洲XX银行的行长,还有老挝的一个高层加入,王子认了我们这1320亿元的债务,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大文旅项目、新能源项目等,都会打包进去。”

鼎益丰试图给投资人释放积极信号,希望能够渡过难关扭转局面。然而,如此大的投资事项,却未见一篇公开报道。

继续画饼

面对如此巨额债务,鼎益丰1月10日在投资人微信群发布一纸公告,所有投资者封闭8个月不能退出,满10年资产保底增值20倍。

鼎益丰对这一方案的说辞是,“数字经济将所有生意重组,一场新技术革命的来临,将会彻底改变人类未来。鼎益丰国际资产管理集团正式申请在国际数字资产交易所上市,以鼎益丰国际资产作为底层资产进行锚定。按着资产估值在国际数字资产交易所发行等值的“数字期权”进行全球交易。可以在全球全面体现鼎益丰财团的真正价值,让投资者都获得资产大幅度增值,使鼎益丰国际集团创立十三年真正的实现了资产国际化、资产增值化、全球交易化。”

鼎益丰称,为了实现鼎益丰国际集团在国际数字资产交易所的顺利上市,特向投资者提出三点要求:1、所有投资者自2024年1月10日起到2024年9月10日止一律不能退出,封闭八个月,因为上市统计股权需要固定,不可股数变动,封闭期满有不愿上市者到期一律退出;2、以2024年2月1日起所有分红一律按每月0.5%进行,按季度分红,一年分红四次;3、对于所有上市投资者,一律签署保底资产管理合同书,满10年者资产保底增值20倍。

有投资人表示,鼎益丰此前分享过相关信息,称“过去13年的发展模式,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发展模式。要通过银行和国家政策,把数字货币金融化,推向世界。把国内确权的数字资产,用实体资产锚定发行鼎元币,按照实体经济托底,发行数字代币,在国际市场流动,从而改变发展模式”。

朱逸聪表示,“这很明显是给投资人画饼,是缓兵之计,先稳住投资人的情绪。从原投资合同保本保息来看,无论从民事角度还是刑事角度,投资人的利益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但是难点在于这些合同的管辖权在香港。其实这家公司已经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了。”

去年,深圳金融办两次点名鼎益丰并提示相关风险,称接到群众反映,“鼎益丰”关联主体,包括“元丰”“元汇”“元亨”“万鼎”“天鼎”“嘉鼎”“华音”等分部,通过茶会、晚会、读书会、上市发布会等线上线下活动,宣扬“肽”“光波磁电疗法”等产业概念,以“禅意投资法”等吸引投资人认购“鼎益丰”关联主体的“原始股权”或“期权”,存在非法集资风险。相关投资活动已出现“返利延期”“合同到期未退款”“难以兑付”等情况。

但是,监管层的风险提示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事到如今,有投资人在出现逾期未兑付的情况下,依然告诉记者,“给隋主席一点时间,他是神明转世,一定能逢凶化吉。我带你去静心室静静心。”

鼎益丰的静心室里摆放了财神、弥勒、菩萨,还有一些经书。记者问,“要拜哪路神仙才能把钱追回来?”该投资人说,“静心后自有答案。”

临走前,记者瞥见鼎益丰办公室墙壁上一块硕大的招牌赫然写着鼎新精神:无我、利他、专一、守信。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