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素见美(素美怎么样)

平淡,美好的文字。

解释“素”字是“素色”的意思,“白”是“素色”的意思,是指没有染色的丝织物。在我看来,最美的是自然的韵味和纯粹的质感。

读《苏》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便衣女子。“苏”这个词应该属于这样的优雅女性。它们要么纯净,要么安全。他们或是远离胭脂浓郁媚俗的香味,对着镜子,手持木梳,在梳妆台前化妆,或是身着素服,长发齐腰,黑发中夹着一个玉簪。他们静静地走在潺潺的小溪边,折花拍照,轻嗅莺声。

素衣之美就是这样,素心之美藏在心底。没错,平常心就是简单——一颗心如果是平常心,那一定是平静的。即使有石头侵入,也应该是涟漪冲刷,平静下来。毕竟是素食。没有五味杂陈的苦涩,也没有炙热的思念。只是煮沸时间的清澈,温暖了人间的冷烟火。所谓“正”:弱者不易得,长久者是平常心。

平淡的心,平淡的情,看似虚无,其实可以填补岁月里的苍凉。红尘中遇见一首诗:“我说你是人间四月天;你的笑声点亮了四周的风,轻灵在春光中舞蹈变化。”看完之后只觉得很平淡干净。人间的四月,充满了欢笑,暖风,辉煌,还有最纯粹的元素。看,多素食啊!

伟大的声音和平淡的声音还是会让人坠入爱河。记得小时候经常有人用大针头争论事情。父亲懂事,他总是教导我们说:“有话好好说,不要说太多;讲道理的话,不要太大声。”

它是冷漠的,它是庸俗的。我有一个朋友,他年轻的时候很软弱。遇到不讲理的人和事,他就轰轰烈烈地争论,所以他“轰轰烈烈”是因为他正义。结果我气的够呛,好像还在拖欠自己的修养。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学会了冷静。他用四个字总结了自己的变化:平实的声音。

我很喜欢“苏”这个词。我也喜欢一切和“素食”有关的东西和事物。

工作单位有个女同事,素面朝天,不打扮,不化妆,业务熟练,乐于助人。不参加任何圈子或派别,不去争取什么先进、模范、荣誉的地位。赶上开明的领导,却收获了许多先进的称号。如此朴素简单,只是为人做事,苏苏的轻生活态度,就像一株天然的植物,散发着质朴的美。

平原,那是白色的。历史上很多书画作品,以及清代古、湘、苏、粤四大名绣,都是以白色生丝为基础创作的。花很多,这朵花真的很适合瑶池。“白莲花美极了,素淡到没有杂音。”出淤泥而不染”悄然绽放,谦和高贵,淡雅质朴。

一位编辑老师告诉我:写文章要力求简洁,让灵魂交融,开出一朵有心有魂的素花。于是,每次落笔,我都尽力把自己的文字渲染成质朴的温暖,用一只素色的袖子,像青花瓷,白花绿彩。“影响深远,鲜为人知。”最美的往往是最真实最精致的。

年轻时读诗,最喜欢韩乐府。我读的是《一路牛郎星,河汉女子》。当我细腻娴熟的时候,会有多少魅力在我心中诞生。苏,这是一双多么美丽的手,多么洁白透明,多么绵长柔软。苏,一个贤惠的女人能有什么样的手?

高中的时候读秦少游的《走在沙滩上》,读“贴梅花,鱼传尺子”,感觉很奇妙。那素白的丝绸,摊开,满是相思——能不能写“夜夜想你,不见你”?你会写“鱼沉了,雁漂泊到天涯,你才会相信人间离别的苦涩”吗?你会写“半年不听书,终身不嫁”吗?

在所有关于《老友记》的词语中,我最喜欢它的标题“Tố Hữu\”.”在这里,没有杂质——无论是春雪还是山水,都是发自内心最真实的欣赏。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的交往要有一颗清明坦诚的心。用“平平淡淡”来形容就够了!

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谁没有艰苦的人生经历?!那时候生活中很少见到肉。只有放假的时候,我们才能吃一顿丰盛的饭。素食已经成为每张餐桌上的主菜。素食主义者。爱吃肉的人往往肚子很大,整天吃;另一方面,素食主义者总是会联想到美丽的风景和优雅的味道。当然,我不是吃素的,偶尔也会吃点肉,但那只是平淡岁月里的一抹点缀。人生苦短。我以前从未见过任何人。

素颜就是原生态。比如业余画家,没有经过专业的美术训练,凭借自己的身心感悟和勤奋,画出了令人惊叹的作品。有一部电影叫《花开花落》,是根据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法国一个小镇的女仆萨赫芬(后来被称为单纯的画家),以白天做女仆,晚上画画而闻名。

想想看,遇到这么漂亮又好的“吃素”——喜欢吃素,知道吃素,实践吃素,最后素颜。

来自:潮州日报2020年5月17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