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升级(美伊怎么样)(美伊美_美伊美美容仪)

北京时间1月8日,美伊冲突升级,相关消息激增,再加上近期美国向中东快速增兵,令各国市场参与者惶恐不安。然而,仔细考察伊朗的反击不难发现。这只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反击。伊朗的策略是“最大化音量,最小化伤害”。美伊双方的表现都表明,他们还是希望把冲突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不希望发展成双方直接面对的大规模战争,尤其是大规模的地面战争。

毫无疑问,对于美军斩首索莱马尼,伊朗需要适度回击,否则必然会损害国内民众的士气。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去年国内因民生问题引发的骚乱后,伊朗领导层需要通过大索莱马尼纪念活动、葬礼和适度反击来再次在国内凝聚民众的士气。

驻伊使馆遇袭后,美国决策者需要对伊朗做出适当回应,以维持和鼓舞国内民心,为今年的总统选举催票,并在国际上保持威慑力。但如果你放手一搏,除非你有绝对的把握可以速战速决,否则在这个选举年将是彻底的失败。

有鉴于此,美伊双方的合理选择都是温和应对,但避免大打出手。

1.未来美伊对抗对市场影响的可能途径

虽然美伊双方的合理选择都是反应适度,避免大打出手,但这并不意味着美伊这波冲突已经结束,反而很可能在美国新的一天开始新的一轮。

如果美国和伊朗发生新一轮冲突,美国的主动攻击将集中在伊朗境内的目标,伊朗打击的目标将主要分布在境外和中东地区。而且,除了自己动手,伊朗很可能通过外国代理人,甚至代理人的代理人发起行动。在潜在的新一轮美伊冲突中,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高风险:

首先是中东的油气生产、加工和运输设施。伊朗主动带头打击此类设施的动力并不强烈,因为其国民经济早已因多年制裁而相当低迷。如果率先打击油气设施,无异于授人以柄,让美国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击和摧毁伊朗的油气设施,从而摧毁其未来经济重建的基础。但美国有很强的动力主动带头打击伊朗的油气设施。首先,它可以打击伊朗的经济命脉。第二,在严厉的制裁下,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和出口量一直很小。即使全部停产,也不会对全球油气市场的实际供需产生大的影响,推高油价的效果也不会持续太久。要知道,在美国这个“车轮上的国家”,油价对民生的影响堪比中国的猪肉价格。但是,一旦美国攻击伊朗的油气设施,伊朗一定会攻击该地区竞争对手的油气设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中国不能不对这种影响给予足够的重视。

其次,伊朗已经表示,如果进入新一轮,将攻击阿联酋的迪拜和以色列的海法。海法和中国的经济往来不算太大,但迪拜是中国在中东绝对的商业运营中心。多年来,仅迪拜就有20多万中国居民。如果伊朗采取这一步骤,可能会对当地中国侨民的生命财产和商业贸易造成损害。

第三,伊朗进一步的反击措施可能会影响到苏伊士运河-红海-非洲之角航道,这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伊朗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影响力很大,这条航道在伊朗导弹和无人机的杀伤范围内。这恐怕才是值得中国乃至其他东亚国家和地区一致警惕的风险。因为这条水道是东亚与欧洲、东非与地中海之间贸易的主要通道,全球约14%的贸易流经苏伊士运河。

第四,美伊冲突对伊拉克和利比亚冲突的外溢效应。因为伊拉克议会是在所有逊尼派和库尔德议员都不在场的情况下投票决定驱逐外国军队(实际上指的是美军)的,按照目前伊拉克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三大集团水火不容的现状,如果伊拉克什叶派通过的驱逐美军的决议真的付诸实施,完全有可能伊拉克战火重燃,国家彻底解体成三个甚至更多的国家。

与此同时,在2019年地方选举惨败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强烈的动机通过强硬的外交路线重振声望,再加上与利比亚现政府的海洋划界协议给土耳其带来的近海油气储备,促使他宣布在美伊冲突升级前出兵利比亚。美伊冲突升级,必然会被土耳其视为扩大干预利比亚的良机。事实上,土耳其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在美国重启制裁后,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已经大幅减少。即使美伊冲突直接冲击伊朗的油气生产和出口,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实际影响也不会太大。然而,鉴于伊拉克和利比亚在国际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和出口中的份量,美伊冲突的溢出效应不可低估。

第二,冷静坚定地维护中国利益

中国、美国、伊朗三边关系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那么简单,而是复杂的、多方面的,这就决定了中国在考虑与美国、伊朗关系的利弊时,不得不多方面思考。总体来看,中国、美国和伊朗的多方面关系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中国与美国在经贸、文化等方面的联系远远超过与伊朗的联系;中国与美国的文化契合度远远高于中国与伊朗,美国与伊朗的文化渊源远远大于中国与伊朗。中、美、伊政治制度存在根本差异;中国和伊朗在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方面有着重大的共同利益。

在这样一种多面而复杂的关系下,面对美伊冲突,要冷静而坚定地维护中国的利益,我们需要明确以下原则:

首先要明确,中国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大国,有自己独立的利益和独立的判断能力,是一个从屈辱的近代史中取得巨大进步的新兴大国。所以,我们既不应该赞美美国,也不应该赞美西方。

其次,我们必须明确,我们需要从两个角度来看待西方和美国。首先是竞争对手的视角,这是众所周知的,因为美国已经和我们竞争了很多年,因为美国2017年底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我们列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2018年以来,中美之间爆发了一场史诗般的贸易战,并以此为转折点,几乎所有领域的摩擦都迅速加剧。在现在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对美关系“以斗争求团结”的目标未必能实现,最多只能是“以斗争求共存”。忽视这一点,要么陷入东郭先生的思维,要么不战而降,两者都是不可接受的。

同时,我们也需要认识到,仅仅从上述角度来看待美国是错误的。从长远来看,对中国发展更重要的是另一个视角,即国际经济政治体系是交替主导力量。也就是说,中国应该从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主导力量的角度,着眼于以可持续的方式发挥主导作用,把自己放在评价当前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主导力量美国的行动成败的位置上,总结其经验教训为我所用;这样,一旦历史把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主导权的责任放在中国肩上,我们就不会完全没有准备,无所适从,从而错失良机,甚至陷入困境。

第三,我们需要明确,即使2018年以来中美在几乎所有领域的摩擦都迅速加剧,但在对美关系上“以斗争求团结”的目标已经无法实现。在坚持原则的同时,要争取“以斗争求共存”。

□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编辑陈莉校对言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