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日常用语300句(北京话怎么说)(北京话日常用语语音)

有一种传统相声,叫《学满语》,大概讲的是相声家会说满语,相声家想学。漫画利用了信息不对称,又利用了满族的伦理漫画。其中,大师侯说得最好。这种传统相声我百听不厌,但是听了很多遍,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满语。毕竟听相声只是为了好玩,没必要认真。现在满语几乎听不到整句了。即使是姓艾辛吉欧罗的满族后裔,满语也说不出整句话,但有些字是流传下来的。据调查,老北京话中有不少词语是从满语中借用的。

自满清入关以来,历代皇帝都主张满汉一家。在这种环境下,满汉有了更多的接触和相互融合,以至于后来说满语的时候经常夹杂几句汉语,偶尔说汉语的时候也会蹦出几句满语。比如我们现在听到的老北京话很多词其实都是满语,保留了满语的读音和意思。今天,我给你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在老北京话里,有一个词用来形容食物的腐臭味道,叫做“哈啦”。这个词源于满语,但发音略有不同。满语读作“哈”,形容气味刺鼻。比如这个词出现在老北京人家里的时候,是这样的:“这个肉包子前些天中午吃的,扔了吧,一股哈拉的味道”。

老北京人训斥别人的时候,有一个专属形容词叫“囎(nde)”。一般来说,这个词囎是用在孩子身上的。“hendumbi”一词也来源于满语,原读音为“hendumbi”,用于申斥和责备。比如“不要不诚实。如果你爸爸回来看到你这么调皮,一定会告诉你”,或者奶奶会说:“你有话要说,你在干什么?”

北京有一种小吃叫“萨其玛”,听起来像是舶来品。这个词是地地道道的满语。这个饼是清朝皇室从关外带来的。它曾经是皇室的特别礼物。后来清朝逐渐衰落,管理制度也没有那么严格了。许多当时只属于宫廷的皇家产品流入民间,萨基马就是其中之一。后来,人们沿用了这座宫殿的名字,并一直流传至今。

日常生活中,用“恳求”这个词的时候,老北京人通常会用另一个词来代替,这个词叫“杨基”。这个词也是从满语演变而来的。最初的发音是“yanɡdumbi”,大概是恳求和乞求的意思。老北京人刚说这个词的时候,重音都在中心词上,读成了“中心”,后来逐渐发展成了后者。比如“别哭了,儿子。把它给你父亲。说点好听的,他就不生气了。”

老北京话里有个动词,老北京不是听不懂。这个词叫“擦”,也是源于满语。原来的发音是“macimbi”,大概是用手抚平某样东西的意思。比如“看看你皱皱巴巴的衣服,用手擦一擦”。

北京话里有个副词叫“挺”,意思是“挺好,挺开心”等等。在字典里,“挺”这个字有“非常非常”的意思。具体语境中是这样的:“今天真冷”。这个词在北方很多地区经常听到。“汀”的这个意思来源于一个满语词,最初读作“十”。满语的书面语是以建州女真的发音为基础的。除了建州、南满等少数地区“十”的读音外,其他大部分地区的满族人读“腾”,后来在北京被同化为“亭”字。

你知道哪些老北京方言是满语吗?请在评论区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