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煌上煌店怎么加盟(煌上煌加盟费多少)(煌上煌店一般开在哪好)

民以食为天。中国有着丰富的饮食文化和庞大的人口基数,孕育了数万亿的消费市场。

以前中国的餐饮口味和生产环节,很难做到单店天花板低,异地扩张。但连锁经营后,餐饮业的困局得到解决,一批龙头企业爆发。

像海底捞,上市后市值一度达到4500亿元。

中国连锁餐饮仍在前进,国内餐饮连锁率从2018年的12.8%提升到2020年底的15%。

门店规模过万的餐饮连锁店占比从2018年的0.7%上升到2020年的1.4%,短短三年占比翻倍。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往乐观的方面看,中国或许能在不久的将来诞生一个餐饮连锁巨头,像麦当劳一样,市值过万亿。

现在,无味食品成为卤制品行业首家达到万店规模的企业,将鸭脖行业的连锁推向高潮。

第一

好轨道

卤是中国的传统食品。成品是熟食,可以直接食用。产品口感丰富,风味独特。过去,它主要用作餐桌食品,但现在它作为一种休闲食品正在发展。

卤素产品的主要消费场景和特点

资料来源:中信证券研究部。

目前,我国卤制食品市场规模已超过3000亿元,休闲卤制食品和餐桌卤制食品市场规模分别超过1000亿元、约1235亿元和1798亿元。

休闲卤产品增长突出。根据国源证券的数据,15-20年,休闲卤产品和餐桌卤产品的CAGR分别为18.8%和3.9%,休闲卤产品的份额从10年的21%增长到20年的41%。

市场仍然看好休闲卤产品的未来发展。据食品工业协会预测,未来五年中国休闲卤制品市场的CAGR约为13%。

卤制品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居民收入提高后对品质生活的追求。特别是城市化以后,农村人口的消费潜力得到了持续的释放,并且和城市人的消费接近。

2020年,中国城市化率仅为63.89%,比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低16.11%。城市化率和人均收入的提高为休闲卤产品提供了长期的增长需求。

卤制食品保质期短,运输半径有限。但随着生鲜电商和冷链物流的快速发展,进一步打破卤制食品的发展也是一个物理瓶颈。

但最重要的还是品牌连锁食品企业的推广。

卤制品属于冲动型消费,产品本身是标准化的,有很强的普遍味道。品牌连锁企业可以通过网络布局的加密,让消费者随时触达,刺激购买。

根据大众点评数据(截至2021年2月底),中国的泛卤菜市场约有24.66万家门店,夫妻店和小品牌占绝大多数。品牌连锁企业的空拓展整合空间非常广阔。

按品牌来看,卤味市场排名前三的品牌,绝味、晏子和煌上煌店,占比仅为5.4%、1.9%和1.6%。绝味食品是第一梯队,也是唯一一个达到万店的品牌。

燕和黄以4000家门店排名第二,久久鸭和以1000家门店排名第三。

紫色是餐桌卤产品的龙头。除此之外,休闲卤产品的主要领导者有绝味、煌上煌、久久鸭和周黑鸭。

第二

商业模式争议:

在卤制品的扩张过程中,两种商业模式一直影响着品牌连锁食品企业。

一种是独特的“特许连锁分散运力”模式,另一种是周黑鸭的“直营连锁集中运力”模式。

16年前,周黑鸭的商业模式更受市场欢迎。

通过周黑鸭直营店占领高铁、机场、商业综合体等高潜力门店,品牌也占据高端地位,利润增长更受市场关注。

但这种直营店是重资产模式,扩张速度会明显慢于加盟连锁店的轻资产模式。17年后,这种劣势会逐渐体现出来。

因为加盟连锁还是占大多数,包括绝味、煌上煌等。,其门店密度不断增加,高潜力门店分流逐渐明显;

一方面,对高潜力门店的抢夺愈演愈烈,周黑鸭单店营收开始出现问题。周黑鸭面临着自2006年回购加盟店以来最大的商业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对周黑鸭是致命的打击。

周黑鸭在武汉、湖北发家,成为休闲卤产品的区域霸主。

2020年,华中地区贡献了公司总营收的52.5%,其次是华南地区,占总营收的19.5%。华东和华北贡献较小,约为11%。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周黑鸭的“后院”。尽管周黑鸭后来康复了,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后遗症继续影响着公司。

主要原因是防疫常态化,导致高潜力店人流不畅。2018-2020年后,公司关闭了约500家低效门店,扩张受挫。

与此同时,绝味的扩张速度加快。

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12399家特色店铺,仅周黑鸭就有1755家,煌上煌就有4627家。

2020年,绝味将净增1445家门店,仅周黑鸭就有454家门店,煌上煌新增门店921家。绝味的开启速度明显领先。

无味食品“一个区域市场、一个生产基地、一个冷链配送”的加盟经营模式,不仅实现了稳步扩张,还实现了货物统一配送到门店,保证了风味的统一和品质。

面对食之无味的绝对优势,周黑鸭无路可走,唯一的选择就是放手加盟。此后,周黑鸭的加盟模式开始加速发展。

第三名

每个领导的“小算盘”

1.周黑鸭:转型与加入

虽然说加盟已经放开,但周黑鸭仍想兼顾原有优势,发展自己特色的“直接加盟”模式。

因为无味散装冷盐水的基本保质期在2-5天之间,有分布式的产能和物流配送,天生就有全国扩张的冲动。

而周黑鸭产品主要是用MAP包装,保质期长(5-7天)。在集中产能的影响下,大面积的分布比较合适。

因此,周黑鸭更倾向于在原有区域增加门店密度,以提高运输效率,降低物流成本,逐步体现规模经济。

周黑鸭长期以来一直在探索这一模式。事实上,自19年以来,周黑鸭已经敞开了加入的大门。但为了避免“乱”,当时的加盟条件比较苛刻。

三模式特许经营

资料来源:国源证券经纪公司。

不考虑其他条件,公司要求加盟商有500万以上的资金实力,所以刚开始的时候,门店扩张比较慢。

后来周黑鸭探索出“单店加盟模式”,资金门槛大幅降低至20-25万,与现有市场区域相匹配,使加盟扩张大大加快。

2020年末,公司加盟店数量达到598家,门店总数达到1755家。截至2021年5月,该公司已收到超过34,000份特许经营申请。

门店高增长的预期已经形成。公司计划近三年每年新开门店800-1000家,2023年公司整体门店规模将达到4000-5000家。

2.黄;遵循策略

黄裳12年上市,当时号称“中国酱卤第一股”。主要采用特许经营模式,形成江西和广东两大优势市场。

截至2020年底,公司共有门店4627家,其中江西门店1400家,广东门店914家。

黄裳未来的扩张同样激进。

公司提出力争用5年时间实现“千城千店”的战略布局,即在全国1000多个城市开设和经营10000家以上的连锁店。

尤其是山东、浙江、江苏、海南、河南等新市场,成为公司拓展的重点;高势能存储,公司也愿意争取。

3.美食:扩大原有优势。

绝味食品目前的环境是“前面有路,后面有追兵”。卤制产品处于成长期,行业集中度不高。无味的食物还有全国空的余地。

据券商计算,绝味的门店天花板在2万左右,目前还有7000间左右的拓展空间。

未来,绝味计划保持每年1000-1500家的开店速度,继续全国化的道路。

据此,公司制定了股权激励计划,要求未来三年营收同比增速不低于25%、20%、20%,远高于18-20年11%的平均水平。

2020年,绝味总产能约为16.9万吨,这些年产能的利用率保持在80%以上。到2025年,公司的总产能预计将达到41.1万吨。

与竞争对手相比,绝味在“加入分布式产能”的商业优势上还是领先的,竞争对手一时半会追不上。

一个是开店门槛更低,可以更快的抢占低线市场。

对于加盟费用,周黑鸭需要大约30万元的初始资金。黄的加盟商加盟费在20-40万元之间,美味的加盟门槛在15万元左右。

绝味专卖店在低线城市成功下沉,三线及以下门店占比35.71%,而周黑鸭、煌上煌三线及以下门店占比未达到30%。

绝味主要是社区店,在交通枢纽、购物中心等高潜力区域仍需开发。

在门店数量优势下,公司销售费用率明显较低。

2020年,管理费率为6.33%,周黑鸭为10.42%,煌上煌为6.20%。绝味和煌上煌管理费率较低,主要是不用承担大量的店面租金和店员工资。

遍布全国的商店网络也为公司提供了极佳的广告效果。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仅为6.15%,而高达41.85%,黄的销售费用率为15.6%。

在分布式产能下,无味供应链的优势也很明显。

2020年,绝味每吨产品平均运费仅为1188元,为2187元,黄为1388元。无味存货的周转率是4.6,周黑鸭是3.2,煌上煌是2.1。

《食之无味》与煌上煌、周黑鸭的竞争不再是一维的。

卤素产品已经发展了很多年,经历了几个阶段。最基层的,一些公司开始打造品牌,形成区域影响力;

后来,地区领导人急于尝试并在全国范围内扩展;后来先发企业切入卤味其他细分品类市场,横向扩张;最终一些公司会形成一个生态化的平台。

目前,《食之无味》已经发展到第三阶段,而黄和还处于第二阶段。

由于卤味行业空面广,产品口味、消费场景、渠道结构差异较大,龙头企业多品牌将成为下一步发展目标。

目前,绝味已投资了廖记(带饭)、盛香亭(带热卤水)、阿满(带饭)、吴京(带卤菜)等企业和品牌。

“深耕鸭脖产业,打造美食生态”的战略越走越远。

2020年,公司长期股权投资达到15.58亿元,占总资产的26.3%。主要通过深圳网聚投资卤味、轻餐饮、调味品、供应链四大赛道,实现了生态圈采购、仓储、产能、配送、营销体系、智力资源的共享。

第四名

担心市场

卤制品行业发展虽然确定,但市场似乎“长期看涨,短期谨慎”。

截至12月2日,周黑鸭、绝味食品、黄的股价已经调整了40-60%。

制约卤制品龙头发展,主要是疫情下对餐饮业投资信心不足。总是疫情的爆发,整个餐饮行业的规模还停留在19年的水平。

高潜力店的人流恢复较慢。像食之无味,交通枢纽店的单店收入也只恢复到疫情前的90%左右。

绝味在餐饮方面投入较多,也造成了阶段性亏损。2019年公司投资收益4800万元,20年亏损1亿元。今年亏损还没止血,上半年净亏损接近400万元。

原材料成本上涨也是一个因素。

来源:卓创资讯

休闲产品,原材料占成本的大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公司业绩不利。

今年1-10月,鸡蛋、雏鸭、肉鸭均价分别为1.69元/只、2.39元/羽、4.40元/公斤,同比涨幅分别为34.13%、51.27%、20.88%。

所以休闲卤制品处于“长牛短熊”阶段。一旦疫情和短期成本因素消除,快速扩张的品牌连锁食品企业的“双击”投资机会将再次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