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事经典台词对白盘点

  “我自己明明已经是一地鸡毛,却见不得旁人疾苦。”

  我们这个影厅的观众几乎没有一个人在灯光亮起前离场,大家就连擦拭眼泪的声音都尽量在克制了,我听见后排女生抽泣的呼吸声,我感觉到自己的口罩已经被自己的眼泪浸湿。

  几经定档、撤档,《人生大事》终于要来了!

  电影监制韩延说,《人生大事》这个题材更适合承载我们对于生死的思考。

  殡葬与死亡,关乎灵魂深处,游走于生与死的两个宏大世界之间。

  《人生大事》从职业关怀的视角刻画殡葬从业者,以特殊的职业,营造一场特殊的相遇,构建与成长相关的殡葬题材,道出“人生除死无大事”的积极生死主题,引起我们对职业的理解与认识,对死亡的感悟与反思。

  1、生死之间的告别与忘记:人生除死无大事

  生与死,是永恒的哲学命题。

  当从小跟随父亲与死人打交道的殡葬师莫三妹,遇上不了解死亡含义的孤儿武小文,两个看似极端相反的陌生人,却在莫名的陪伴中互相取暖互相救赎,在笑中有泪的生离死别中参透人生。

  这一切,仿佛冥冥之中早有天意。

  他们都是被抛弃的边缘人士,一个是被亲戚推诿不愿收养,一个是刑满出狱不被社会接纳。彼此的相遇,就像是绝境中开出的“希望之花”:小文接受了死亡教育,三哥重新认识了殡葬职业,学会了重新生活。

  关于死亡议题与死亡教育,韩国遗物整理师金完在工作纪事录与回忆录《遗物整理师》中写道: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断地走向死亡,这就是我们的人生。

  而李安也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写下经典台词:

  人生也许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地与他们道别。

  接受死亡,好好告别,是小文首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死亡教育极为关键的一步。

  而真正的“死亡”,似乎另有深意。

  电影《寻梦环游记》中,有一个关于“亡灵世界”的规则:只有现实世界没人记得你,灵魂才会“终极死亡”。

  这就意味着,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这或许也是《人生大事》关于生死的诚挚表达:不要忘记。他们只是在这个世界离开了,最大的尊重就是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他们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留给我们所有的东西。

  从死亡中关照人生,在告别中拥抱新生,然后铭记心间,好好生活。

  2、生死之外的救赎与新生:谢谢你,温暖我

  《人生大事》以丧葬人群为切入点,用人间烟火、市井气息编织梦幻童话,用平凡人物、家长里短讲述人生大事,把中国人总是忌讳的死亡通过生活点滴摊在台面上诉说。

  “殡葬”往往与死亡、悲伤联系在一起,这份职业的特殊性质,决定了它注定不会被人喜欢。殡葬师三哥也曾被嫌弃、被驱赶,但在小文的陪伴下,渐渐重新认识认识自我,真正理解殡葬职业的意义,共同书写了一段有温度的人间故事。

  无独有偶,遗物整理师金完也曾在《遗物整理师》中,发出职业困惑,并重建职业认知:

  和你的工作一样,我的工作也很特别。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贵的生命逝去后,我来帮他进行清理。一个人不会死两次,对于死去的他而言,我提供的服务也只有一次,确实是很特别、很高贵的工作,不是吗?

  如果说殡葬师三哥是偏温情的成长系,帮助在世亲人与逝者做好最后一次见面;那么遗物整理师则是温柔的孤独者,通过整理遗物揭开每个独自逝去灵魂的故事,重新审视生与死、人性与爱。

  无论是殡葬师还是遗物整理师,他们都是了却逝者人生大事的魔法师,既“整理”了亡者家属的心灵,又疗愈了自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获得了新生,所以是人“生”大事。

  《人生大事》的片花中说:谢谢你,温暖我。这份感谢,不仅仅来自对殡葬师这一职业的关怀与尊重,还有陌生人间的温暖善良以及心灵的双向救赎。

  毕竟,生死是大事,爱也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