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性人口出现下降(中国男性人口出现下降知乎)

对于我国的基本国情相信大家还是了解的,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由于一个传统的观念,导致我国几十年来都是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而根据最新统计,我国的男性人口出现了下降,这也是六十年来首次出现,接下来大家就和小编一起了解一下中国男性人口出现下降的具体情况吧。

中国男性人口出现下降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2021年年末全国人口1412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91425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出生率为7.52‰;死亡人口1014万人,死亡率为7.18‰;自然增长率为0.34‰。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5.04亿人,其中流动人口3.85亿人。

从性别构成看,男性人口72311万人,女性人口68949万人,男比女多3362万人。

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20年男性人口为72357万人,女性人口为68855万人,这意味着2021年男性人口下降了46万人。

河北甘肃等地常住人口下降

另一方面,虽然全国总人口仍略有增长,但分省份来看,人口下降的省份越来越多。河北省统计局官网日前发布的《河北省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年末全省常住总人口7448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6万人。

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和河北历年统计年鉴梳理发现,2021年是河北四十多年(河北经济年鉴只公布有1978年以来的数据)来首次出现常住人口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至2020年,河北常住人口增量分别是30万人、34万人、17万人、21万人和17万人。2021年则减少了16万人。

河北之外,还有多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的数量减少。例如,甘肃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末全省常住人口2490.02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1万人。安徽省统计局的文章指出,“中部六省除湖北和我省以外,常住人口均呈现负增长。”也就是说,中部有4个省份常住人口出现负增长。

人口增长有自然增长和机械增长两部分。在人口出生率之外,人口流动正成为区域人口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些省份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人口外流,人口出现下降。

比如,甘肃2021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42‰。据此推算,2021年甘肃自然增长人口达到3.53万人。也就是说,甘肃人口下降主要是人口外流导致。据此测算,2021年甘肃新增外流人口约为14.53万人。

在河北,2021年河北出生人口53.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15‰;死亡人口56.5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58‰;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43‰,比上年回落1.37个千分点。据此测算,河北去年自然增长变化方面为下降3.2万人。河北常住人口减少了16万人,更多的是人口外流所致。按此计算,2021年河北新增外流人口约为12.8万人。

总体来看,尽管我国人口增长日益放缓,但人口流动的规模仍在快速增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人户分离人口达到50429万人,比2020年增加1153万人。其中,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为11962万人,流动人口为38467万人,分别比2020年增加268万人和885万人。据此计算,2021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增长了2.35%。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人口在全国空间布局来看,随着我国总人口增长趋缓,全国人口版图仍在重塑。东南沿海的一些省份人口总量和占全国人口比重还会增加,而中部、西北、东北等地的人口仍在向东南沿海集聚。另一方面,在各省域内部,中小城市、农村人口会继续向中心城市流动。

解读:如何看待人口回流趋势

28日出炉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1年年末,全国人口1412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比上年减少138万人,自2017年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已连续5年下降;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5.04亿人,其中流动人口3.85亿人。

除了全国数据,颗粒度更细的省份数据也在陆续出炉。就东部省份的数据来看,人口自然增长明显下降,人口机械增长保持相对稳定;人口回流趋势受到关注,在中部省份安徽,人口回流对常住人口增长的贡献率大幅上升。

根据东部经济大省浙江、江苏日前公布的数据——2021年末,浙江常住人口为6540万人,与2020年末相比,增加72万人;自然增长率为1.00‰,与2020年相比,出生率下降0.23个千分点,死亡率上升0.06个千分点,自然增长率下降0.29个千分点。

江苏方面,2021年末,江苏常住人口总量为8505.4万人,较2020年末增加28.1万人,增长率为0.33%,低于2010-2020年年平均0.75%的增长水平,总人口继续保持低速增长。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史毅观察:“就目前几个东部省份的数据来看,可以看到,人口自然增长速度存在明显下降,基本上进入到‘零增长’的区间;与此同时,人口净流入依然保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比如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像浙江每年的净流入,最低时大概有55万,最高时达到90万左右,2021年浙江的净流入差不多是65.5万。人口自然增长明显下降,人口机械增长也就是人口迁移保持相对稳定,这两方面的因素叠加,使得东部地区整体的人口增速有所下降,但尽管是这样,还是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的。”

视线转到中部省份。安徽已率先披露了2021年度人口数据。2021年,安徽常住人口为6113万人,比2020年人口普查时增加10万人,增长0.16%,常住人口增量和增速都创出“十三五”以来新低。

安徽省统计局表示,在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和死亡率上升的大背景下,人口的自然增长对常住人口增长的贡献持续减弱,人口流动对常住人口增长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20年人口普查时,安徽人口回流2万人,2021年增加到9.7万人,对常住人口增长贡献率由18%大幅上升为97%。

如何看待人口回流规模的大幅增长?史毅解读:“在过去一二十年时间里,实际上人口回流现象持续存在,只不过是人口回流规模远远小于人口流出规模,所以往往被忽视。当然,在之前这段时期,人口回流更侧重上了年纪的农村劳动人口从城市务工地重新回来。现在,在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的冲击下,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结构出现了一定变化。安徽的人口回流,可能并不是说大量流入到东部地区的农村人口返回到安徽农村地区从事务农工作,而是大量在东部地区从事务工的流动人口返回安徽本地,然后从事非农业的工作。目前我们的乡村振兴战略和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实际上会提高原先人口流出大省对人口和人才的吸引力,吸引大量外出务工人群返回本地,支持本地的产业振兴和经济发展。”

此外,根据新出炉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1年末,全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4.72%,比上年末提高0.83个百分点。国家发展改革委方面此前解读,这是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工作取得新成效的一个侧面。

具体到省份数据,东部省份江苏和浙江的整体水平都高于全国水平;中部省份安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39%,低于全国水平;西部省份甘肃为53.33%,低于全国水平11.39个百分点。城镇化的区域差异依然比较突出。

我国人口基数大,人口的变化对我们的社会发展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根据最新统计的数据,大家也可以看到目前的人口发展趋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