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非常重要 伊朗帮助叙利亚

“后IS时代”叙利亚:割据恐将持续,统一之路漫长

南都评论

原创2018-01-07 00:32

关注

尽管叙利亚境内的IS武装已经被击溃,但叙利亚的战后重建之路注定坎坷。由联合国主持召开的巴沙尔政府与反对派参加的第八轮日内瓦和谈无果而终,而近日在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和哈马省,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又爆发了大规模军事冲突。双方有妥协的余地和可能吗?巴沙尔政权在叙利亚的战后和谈与重建中是否已立于不败之地?俄罗斯为何高调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这是象征性姿态还是实际动作?美国与俄罗斯是否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两国及其他相关大国,包括伊朗、土耳其、以色列和沙特在叙利亚的战略利益诉求是什么?叙利亚能保持之前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还是会陷入四分五裂?未来局势会如何?就这些问题,南方都市报评论记者(以下简称“南都”)专访了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研究员。

伊朗: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非常重要 伊朗帮助叙利亚

巴沙尔已立于不败之地

南都:去年11月中旬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叙东部城市阿布卡迈勒,叙利亚境内打击IS的反恐战基本结束,现在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军队各控制哪些地区?

唐志超:的确,现在打击IS的战争基本结束了。IS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基本上被消灭,在伊拉克、叙利亚都不再占领控制重要的市镇,只是在一些边缘的农村地区还有一些零星残余。虽然打击IS的反恐战结束了,但实际上在叙利亚还有很多“努斯拉阵线”一类的恐怖组织。俄罗斯军方称,2018年主要任务是消灭努斯拉阵线。

现在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地区包括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阿勒颇,中部的霍姆斯,南部的库奈特拉,靠近约旦的德拉等地区。此外还有库尔德人的实际控制区,包括东北部的拉卡、哈赛克等地区。剩下60%以上的领土和城市,在俄罗斯的协作下,控制在巴沙尔政府军手中。

南都:上个月中旬,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宣布第八轮日内瓦和谈无果而终。现在巴沙尔政府和反对派的主要分歧是什么?有妥协的余地和可能吗?

唐志超:日内瓦和谈的核心议题是巴沙尔政权的去留问题。虽然叙利亚反对派不再以巴沙尔下台作为和谈的先决条件,但仍然坚持在和谈条款中必须解决巴沙尔政府的去留问题。而和谈的重点,包括重新选举与修订宪法等则继续被弃置一边。此外,与会反对派虽然形式上首次组成了统一的“叙利亚谈判委员会”,但其内部分歧依旧。其中受到沙特支持、态度强硬的利雅得派在36人的代表团中占据28席,他们的“倒巴”立场令叙政府代表团推迟参会,甚至一度返回大马士革。

围绕核心问题,双方可能还会僵持一段时间。叙利亚战争打到现在,巴沙尔政权已经稳固并占据着优势和主动,反对派想在谈判中得到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不大可能。但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

南都:日内瓦和谈无果而终的同时,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召集的第八轮阿斯塔纳和谈也开幕了。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的和谈为何有日内瓦和阿斯塔纳两个机制?

唐志超:阿斯塔纳进程是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搞的一个和谈机制,侧重点在军事方面,为的是解决政府军和反对派的冲突和停火问题。从去年初以来,该机制发挥了很大作用。去年9月份达成了设置四个“冲突降级区”的协议,以确保停火协议得到执行并维护叙利亚的领土完整。

而日内瓦和谈是联合国主导的政治机制,参与的利益方更广泛。最初阿斯塔纳和谈机制建立起来时,国际社会也普遍担心它会不会另起炉灶取代日内日机制。俄罗斯后来出面公开表示不会。仅靠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主导,没有美国、欧盟和叙利亚反对派背后的支持者沙特的参与,想在政治上解决叙利亚的战后重建问题是不可能的。

南都:鉴于巴沙尔政府目前在军事上取得的优势和占有的实际领土,是不是可以说在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和权力博弈中,巴沙尔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唐志超:一定意义上可以这么说。巴沙尔的地位与过去几年相比是越来越稳固了。现在相关国家和政府已经认识到,巴沙尔的作用和地位是不可取代的。从政治上讲,俄罗斯的支持是个重要因素。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后重建中将发挥主导作用。此外就是美国的态度。奥巴马时期,美国因为害怕后巴沙尔时代的叙利亚权力真空可能带来巨大威胁,经历了从推翻巴沙尔到反对推翻巴沙尔的态度与政策转变。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与奥巴马保持一致,致力于打击IS,与俄罗斯合作,不再寻求推翻巴沙尔政权。但现在有一个不确定性就是俄罗斯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但美国并没有撤军,还在叙利亚留有2000多美军,这就给叙利亚政府的反对派武装以幻想,给未来再次爆发武装冲突留下一个变量。但总体来说,在政治解决和下次大选前,巴沙尔政府的去留已经不是问题了。

美俄直接冲突可能性不大

南都:若和谈无果,妥协达不成,未来叙利亚会不会再次陷入内战?对叙利亚长期的秩序稳定和发展而言,通过内战来解决目前权力分割的局面,是不是反而是好事,是舍长痛取短痛?

唐志超:从目前的形势看,政治和谈进程是比较难的。最新的一个情况是土耳其在巴沙尔未来命运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一度有所松动。近期埃尔多安的态度再次出现反复,公开称巴沙尔是“恐怖分子”,强调“巴沙尔不辞职、叙利亚就不会有和平”。土耳其的真实立场不得而知,也可能是在为库尔德问题讨价还价,但总体上土耳其在此问题上发言权不大。

现在国际社会普遍担心的是四个“冲突降级区”以及由巴沙尔政府、俄罗斯、土耳其、美国和反对派占领的地区权力会不会长期固化,从而造成叙利亚事实上的分裂。普京也承认有这种危险。俄罗斯撤军了,但美军不为所动。现在看,最起码击溃IS之后形成的政治割据现状还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由于美国支持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政府军要收复被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区域,难度是很大的,存在着与美军、土耳其军队直接冲突的可能。俄罗斯撤军,实际上意味着俄不会支持巴沙尔去主导争夺反对派的地盘,全盘收回失地。

南都:叙利亚若再次陷入内战,美国和俄罗斯会不会有擦枪走火的可能?

唐志超:美俄之间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经过这两年多打击IS的磨合,和在打击与保护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博弈中,两国建立了一些沟通机制和渠道,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不大。在2016年竞选时,特朗普就表示若在叙利亚问题上处理不好,与俄罗斯直接冲突,会爆发世界大战,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所以,从特朗普的本意来讲,他不愿意美国政府深度介入叙利亚事务,不愿在此与俄冲突。特朗普目前主要关心的是,通过军事存在继续遏制IS,同时给反对派以政治支持,争取有利的政治解决方案。俄罗斯受制于国内经济的拖累和综合力量的萎缩,也不愿意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发生直接冲突。

南都:普京上月上旬访问叙利亚时,称打击IS武装的任务已完成,俄将从叙利亚撤军。俄罗斯是真撤军还是做一个象征性的姿态?

唐志超:俄罗斯之前已经宣布过一次撤军了。这次再次宣布撤军与当前时机有很大关系。一是IS被彻底打败,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相继宣布针对IS的战争胜利了。2015年9月,俄罗斯宣布出兵叙利亚的主要目的也就是打击IS,现在撤军是水到渠成。二是即将过圣诞节和新年,加上今年是俄罗斯大选年,普京宣布胜利班师回朝,可以塑造其英明决策的政治形象,赢得民意支持。三是为了给美国施加压力。美国现在在叙利亚境内的军队数量比俄罗斯还多,俄罗斯都撤军了,美军为什么还不撤军?

但也应看到,俄罗斯军队是可去可来的,如有需要,随时可以返回。俄罗斯在叙利亚有很强大的军事力量,原来塔尔图斯港只是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海军后勤基地,现在已经变成正式的海军基地。与巴沙尔政府达成的协议是使用该港至少49年,并在近年扩建了该港。此外,俄罗斯现在又建立了赫尔米姆空军基地和俄罗斯驻叙和解中心。虽然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作战军队撤出了,但宣布保留这三个具有军事意义的基地和机构。普京也表示,如果情况需要,俄军随时准备回来。

南都:美国现在的叙利亚政策目标是什么?特朗普政府似乎对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和权力分配兴趣不大,无意主导。

唐志超:去年4月初,美国以叙利亚政府军使用生化武器攻击平民为由,对叙利亚政府的空军基地进行了导弹袭击。当时,特朗普声称巴沙尔不能留在台上,但后来口风又有所转变,称巴沙尔可以留在台上。美国现在对巴沙尔政权的去留问题并没有太多要求。在目前巴沙尔政府和反对派进行政治谈判的当口,自然不好明说。加上目前美国保持在叙利亚的驻军,也是想向巴沙尔政权施加压力,以保证反对派有一定的谈判地位。

实际上对长期卷入叙利亚的内斗,特朗普政府的兴趣并不是很大。美国更关心伊朗、黎巴嫩真主党在叙利亚的存在。在叙利亚南部与俄罗斯达成协议,搞“冲突降级区”,也是为了保护以色列,担心该地区被真主党或其他极端组织控制,从而对以色列和约旦构成威胁。特朗普与奥巴马的政策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致的,也想在中东地区收缩,不愿在此投入更多的兵力和财力。

伊朗: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非常重要 伊朗帮助叙利亚

叙利亚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南都:除了美国和俄罗斯,该地区的其他重要国家包括伊朗、土耳其、沙特和以色列,对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和权力分配,各自的利益诉求又是什么?

唐志超:伊朗的诉求很清楚,就是要确保巴沙尔政权。巴沙尔是伊朗在该地区的重要盟友。若巴沙尔下台,对伊朗来说是力量的严重削弱。保住巴沙尔政权,就能保住什叶派新月带上的黎巴嫩真主党,这是一个连环套。经过近几年的发展,伊朗打通了从德黑兰到巴格达到大马士革到贝鲁特到地中海的战略走廊,扩展了该地区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包括黎巴嫩真主党的力量,这一局面是之前从没出现过的。这应该是伊朗在地区影响力的一大扩展。

土耳其的政策是不断变化的。最初叙利亚内战爆发时,它是支持反对派要求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并在2015年11月击落了俄罗斯战机,导致俄土交恶。后来由于库尔德人独立问题,加上加入欧盟不成,国内又爆发了针对埃尔多安的政变,土耳其之后又与俄罗斯和解。虽然现在口头上仍然表示要推翻巴沙尔政权,但实际上在叙利亚问题上,土耳其是与俄罗斯和伊朗合作的。土耳其的目标是防止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建立自己的政权,并与其境内三个省的库尔德人连成一片,搞分离,搞独立。经过这次内战和美国为打击IS而扶植库尔德人,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已经达到历史顶峰,在叙利亚的北部建立了实质性政权,并占据了一定区域,这是土耳其不能容忍的。不允许未来叙利亚搞联邦制,尤其是不能让库尔德人搞自治,可能是土耳其的主要目标。

以色列的政策也经历了变化。最初它是旁观的,近年也介入进来。主要原因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势力在中东北非变局后的6年中得到了极大发展。且真主党拥有了对以色列具有重要威胁的弹道导弹,成为以色列北部的头号威胁。在应对伊朗的威胁上,以色列与沙特有共同利益,所以近年来两国在情报上合作,在外交上也是“心有灵犀”。在靠近以色列北部的黎巴嫩,在叙利亚南部靠近约旦的地区,若有必要,未来以色列可能会发动针对真主党的打击。黎巴嫩的哈里里总理与黎巴嫩真主党实现了政治和解,建立了联合政府,这是以色列和沙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才有了去年11月份哈里里总理在沙特“被辞职”事件。后来在法国的斡旋下,哈里里才安全回国。黎巴嫩真主党最近也声称,沙特和以色列在密谋针对黎巴嫩的战争。

>>下转A20版

沙特与以色列的目标是高度重合的。在叙利亚除了一贯的要求推翻巴沙尔政权外,也是要打击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在叙利亚的势力。沙特一直动员美国在中东挤压伊朗势力的扩张。现在以伊朗和沙特为首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博弈,集中在叙利亚、也门展开。在对付黎巴嫩真主党问题上,沙特军力有限,它不大可能卷入打击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行动,很可能会借助以色列的军事力量。沙特的主要敌人是伊朗,若巴沙尔政权和黎巴嫩真主党不听伊朗的,对沙特来说,它们的存在就不是问题。

南都:如何看待叙利亚的未来?一种观点认为,无论如何,此前的叙利亚版图和统一局面都将不复存在,未来会陷入四分五裂。

唐志超:持有这种观点的学者和媒体很多。“后IS时代”叙利亚的版图分裂的确可能会长期化,对其领土和主权完整构成巨大威胁。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等国从中东局势和自身利益出发,是要维持叙利亚领土完整的,包括联合国也是支持叙利亚统一的,但叙利亚要完成实质意义上的政权统一注定很艰难,现在的割据状态恐怕会持续很长时间,且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大。现在就看未来叙利亚的战后局势由谁来主导。若是美国主导,叙利亚很大可能会变成今天的伊拉克和黎巴嫩,实现教派和各族群、利益团体的分治,当然还有政治和安全上的持续动荡。

像西方一些媒体所预言的那样,要在叙利亚境内分别建立阿拉维国、德鲁兹国、库尔德国等,也不大可能。建立所谓德鲁兹国,那是以色列的梦。土耳其是绝对不能容忍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而特朗普最近也向埃尔多安表示,击溃IS后,美国要收回其发给库尔德人的重武器。

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点击购买授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