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子pipi美》第2季十月开播,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第二季

教程2年前 (2022)发布 AI工具箱
7 0 0

没有上色?没关系。

人物形象不统一?没关系。

完全没有故事性?没关系。

《POP子和 PIPI美的日常》海报

2018年冬季番,大川ぶくぶ原作的《POP子和 PIPI美的日常》(后文简称为 POP子)这部动画以“拳打国家队,脚踢京紫”之势,抢占着观众的大屏幕,小屏幕。这部片子也自己戴上了一月霸权番皇冠。第一话中制作委员会四大佬微微一笑:“不管怎样,本季度的霸权,我们都会拿下。”

制作委员会的阴谋

至于是不是真的算霸权,1月21日下午3时,在东京秋叶原 Animate 秋叶原店计划举办一场周边发布会,但是由于现场人数众多,造成混乱,而无奈取消。

这部动画的原作是刊登在竹书房的漫画网站“漫画 LIVE WIN”上面的一部四格漫画。作为四格漫画,本身并没有什么主线剧情之说,整个作品的核心就是所谓“NETA”,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玩儿梗”,甚至有观众称之为“宅力测试”。所以看这部动画的读者可以完全不用期待有什么剧情。制作委员会的官方吐槽“KUSO 四格漫就直接改成电视动画怎么能行。”

不过这个电视动画还真就改成了,而且从数据上面来开还非常成功。

《POP子pipi美》第2季十月开播,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第二季

蓝线代表《POP子》,关注度陡然上升

对于这部动画的评价,中国网友都纷纷表示:“一月霸权,人类神经。”

不过刚打开这个动画的观众可能会反驳我说:“这不是有剧情吗?”这个看似偶像恋爱番的开头,实际上也是主办方跟观众兑现的一个愚人节玩笑。

《星色少女 Drop》,其中人物动作名为“芳文跳”,是芳文社有限公司推出的轻改、百合类动漫,开场 OP 或结尾 ED 中动漫人物标志性的向上跳起却不漏胖次(内裤)的动作。

2017年4月1日,竹书房曾发布消息,称大川ぶくぶ原作的另一部作品《星色少女 Drop》将动画化,而且还特意为此制作了一段40秒的宣传片。次日,竹书房宣布,此次动画化的实际上是这部《POP子》,而非《星色少女 Drop》。

但是,尽职尽责的制作委员会还是在新番动画中套上了这样一个外壳。这也才有了观众在动画开头看到的那个有模有样的主人公独白。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主人公自己都没弄明白女主角“小注”到底是哪一位,面对母亲出门前“不要给小注添麻烦”的嘱托,一脸茫然。“小注是谁?”

一脸茫然的男主角

当然就像前面讲到的,四格漫画改编成为24分钟标准的电视动画其实是存在缺陷的。剧情上的不足,使得动画难以撑得这么长。比较常规的做法是增补剧情,做成日常单元剧。比较经典的有像是《幸运星》、《轻音少女》等都是这样的做法。要么就是改编成为3到5分钟的“泡面番”。

不过这部《POP子》就属于剑走偏锋的那个类型。它没有在剧情上面做增补,而是把一段12分钟的动画,改换声优播放了两遍。所以,萌新在看到中间不知为何又重新看到了片头。不用怀疑,你就是看了第二遍。只不过这两边之间有一点点差别,但是无处不充满了制作组的恶趣味。

比如在第二话中,有一个录音棚声优出镜的片段。这片段里面在声优向制片人投诉脚本空白并离开房间之后,画面靠左前方会有一个面向观众的贞子,然后诡异的音乐配上血红色的字幕:“你看到了吗?”

半透明的贞子

第一遍(左)第二遍(右)

这个时候,你会以为指的是前面这个半透明的“贞子”,但是实际上画面拉近之后,你看到的是 POP子和 PIPI美躲在下面的长椅下面黑色角落里面。但是到了第二遍,本该躲在那里的 POP子和 PIPI美却被换成了一个狰狞的鬼脸。

看到这里,仿佛听到了制作委员会四大佬微微一笑,“无论怎样全部都会按照我们的剧本来演的。”

整个动画里面埋着特别多制作组透过作品与公众之间的互动,正是这部“KUSO 动画”的反传统所在,因而在强手林立的冬季番里,获得如此高人气的地位。

传统动画个注重故事逻辑的周延性,强调的是人物的塑造,前面挖坑后面填,前呼后应,让人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看过之后,不禁让人大呼过瘾。这种故事的最典型代表应该是《Fate Stay Night》系列中的 UBW 线。当你事先知道“红A”的身份的时候,他的每一个微表情都可以解读出微妙的含义,甚至可以达到“爱他就剧透给他”的微妙效果。

《Fate Stay Night》UBW 线发胶失效的 “红A”

然而,《POP子》中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则被称为“Meta”。一种打破次元壁的创作方式,让作品中的人物直接与观众对话,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种“Meta”的手法其实是布莱希特戏剧理论的延伸,是一种具有后现代性的手法。如前所述,传统戏剧(不仅限于动画),或所谓“亚里士多德式戏剧”追求的是“真实性”,使观众沉浸其中。而布莱希特则提出了一种所谓“离间效果(Verfremdungseffekt, defamilization effect )”。大致的含义就是让观众与剧情产生疏离感,从而意识到自己是在看戏剧,而非沉浸其中。

德国戏剧家兼诗人贝尔托·布莱希特

让剧中人物打断剧情,同观众直接对话则是一种很常用的打破沉浸的手法。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常见这种表现手法,日本导演小林政广的电影《海边的李尔》中也曾见过类似的表现手法。男主角兆吉面对观众,念起莎翁剧中李尔王的台词,好似在向观众发问,又与电影剧情相互照应。让人觉得导演的设计十分精妙。

《海边的李尔》剧照

当然这部动画除了“Meta”之外,也还有传统的“Neta”作为加持,从而使得作品展现出极强的社交属性。翻译成人话大概就是“你看出这个吗?”、“哗擦,这个梗用得很牛批啊!”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老宅会奉这部动画为圭臬,而萌新只能瑟瑟发抖。

目前看来,第一话中的梗最为集中,其中一段闪回,更是干脆直接暴力抖梗。

出自新海诚的《你的名字》

出自《苍蓝流星》

《浪客剑心》中左之助背上的“恶”字

画面出自宫崎骏的《龙猫》,台词“那边的旅人,你该不会是想要夺走那把雨伞吧”出自《东离剑游记》

出自《口袋妖怪》,初始三只小精灵

出自《剑风传奇》中的贝黑莱特

《上古卷轴5》开篇画面

《POP子pipi美》第2季十月开播,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第二季

国内爱好者们还给她们画成了郭德纲和于谦

玩家 @HIGEYOSI360 甚至为她俩制作了《辐射4》的 Mod

这种“Neta”的手法在其他动画中并不少见,也是 ACG 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Neta”实际上是日语中种子(たね)的倒装,现在翻译作“梗”或者“玩梗”,是一种对于经典文化元素的“戏仿(Parody)”。这种手法其实在漫才、落语中多有使用。因此,中文中既存概念中“包袱”或者“抖包袱”这一个用法其实与“Neta”的含义比较接近。因此这里笔者认为“抖梗”这种说法实际上最为贴切。

至于抖梗的方式则可以是直接 Cosplay,可以模仿画风,可以模仿台词动作,也可以是音乐还有配色。甚至这种抖梗只需要一个设计元素就可以实现。而这样手法在这部动画里面都有应用。活脱脱的一部“Neta”教科书。

只不过这些手法也为这部动画后续的力劲不足埋下了伏笔。因为这种手法应用产生的吸粉效果,还需要厚实的剧情作为支撑,才能使作品获得持续的关注。而剧情实际上正是这部动画的软肋。《干物妹!小埋R》也可谓是前车之鉴 —— 使用新颖的手法作为吸引,但是第二季因为没有充实的剧情,最终陷入口碑下滑的窘境。

《干物妹!小埋R》

动画第一集里面,有一段很有意思。POP子拳打 PIPI美,再三询问:“你生气了吗?”这就像是作者在对观众发问:“看到这么 KUSO 的动画,你生气了吗?” PIPI美即便被做成了零食,也一直在讲:“我并没有生气啊。”这里则像极了《EVA》最后明日香的那句“真恶心”。那该是作者对于“死宅”的一种“讥讽”。

人类补完计划完成,碇真嗣与明日香成为了新一代的亚当和夏娃。碇真嗣掐住了明日香的脖子,明日香扶着碇真嗣的脸说:“真恶心”

一直坚持在看《POP子》的观众们,希望你们永远开心。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